五年校企合作的变化与挑战——专访科锐国际就业服务高级总监杜敏(下)

04-12 14:53

近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开展全国高校书记校长访企拓岗促就业专项行动的通知》,再次助推了校企合作“热潮”。在此背景下,科锐国际人力资源公司职业教育就业服务高级总监杜敏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讲述科锐国际人力资源公司在校企合作方面的专业服务及实践探索,并对校企合作的兴起、需求变迁以及新的挑战展开解读,干货满满启发思考。专访稿件已于4月11日刊发在《经济观察报》报纸版面。


本文带来专访稿件下半篇的分享:


04、团队开启校企合作的原因是什么,期间学校对于校企合作要求有何变化?

杜敏:行业也是跟着政策走。

从人力资源公司角度而言,校企就业合作项目并不是一项高利润业务。这是公司业务发展到一定规模才会进行的战略性项目,更多是为了公司品牌建设以及高校人才库建立。其次与经济转型相关。前些年,高校解决毕业生就业压力较轻,企业合作需求并不强烈。可以看到,2015年以后,推动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政策才开始推出。从2020年开始,推动职业教育发展特别是推动职业教育的实践实训更是被政策密集提及。

也因为政策的引导,2019年教育部在考察就业率的基础上开始增加就业相关性等指标,现在学校对就业岗位与学生专业相关性要求更高。其次,学校对于学生实习更务实,不再采用此前专业所有学生进入一家企业集中实习几周的模式,而是采取三个月以上、分散至多个企业形式。希望学生能参与到核心业务。

05、学生综合素质与公司实践用人需求的错配是一种普遍现象吗?

杜敏:这样的现象确实比较普遍且很容易理解。以人力资源专业为例,首先,学校教授的基本是传统的人力资源理论框架。而以阿里的HRBP政委体系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人力资源体系,是教科书中没有出现过的模式,毕业生需要重新去理解HR的定位。

其次,高校人才培养是综合培养。比如人力资源专业学生,学校会从行政、人力、绩效、招聘、薪酬等十几个维度出发,而从企业的人力资源岗位需求来看,大多需求集中在招聘以及薪酬绩效等几个维度,而招聘等维度对员工一线业务要求比较高,如可能要求员工熟练使用多种线上方式去招聘人才,这些实际技能专业课程中无法提供。现在招聘框架和思路都在快速变化,从具体一线业务的改变最终传导到高校课程设置需要很长时间。

第三,企业业务都在数字化转型,人力资源也是如此。从招聘、薪酬绩效到福利待遇,企业所有业务都集中在企业系统上。在学校中,企业系统与平台方面的实践教学涉及比较少。

上面三方面因素导致学生至少要半年到一年才能适应企业工作。对企业而言,如果新人半年时间生产力不充足,当企业业务压力或经济压力比较大时,肯定会倾向于减少应届生的招聘而选择社招更成熟的员工。这也能解释现在企业为何想做定向班,把企业课程植入到日常教学中,并指派企业员工去完成课程教授课。


06、灵活用工是企业面临不同经营形势的必然选择吗?

杜敏:在疫情影响以及经济结构转型背景下,科锐国际人力资源公司近几年灵活用工业务在高速增长。这也是因为企业更希望保持组织灵活性。比如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发一个新项目,可能需要100个工程师,但半年后发现效果不如预期,需要人员的优化。实际上,招聘一位合适的候选人成本很高,为随时保持人员组织的弹性,很多大厂在开展新业务或扩展业务时,更多倾向于选择人力资源外包业务,从而更好控制成本与风险。

本文转自经济观察报,记者田进,经授权后转载发布



科锐国际
科锐国际是领先的以技术驱动的整体人才解决方案服务商,也是国内首家登陆A股的人力资源服务企业(300662.SZ),目前在中国、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荷兰等全球市场拥有114家分支机构,3,100余名专业招聘顾问及技术人员,在20+个细分行业及领域为客户提供中高端人才访寻、招聘流程外包、灵活用工、人力资源咨询、培训与发展、薪税外包等人力资源全产业链服务,同时提供一体化SaaS云产品、垂直招聘平台、人力资源产业互联平台及人才大脑平台。通过构建“技术+平台+服务”的商业模式,打造产业互联生态,为企业人才配置与业务发展提供一体化支撑,为区域引才就业与产才融合提供全链条赋能。2020年,共服务超过5,300家外资/合资企业、快速成长型民营企业以及政府/事业单位/央国企/非营利性组织,成功推荐中高端管理及专业技术岗位人员25,000余名,灵活用工累计派出190,000余人次,聚合合作伙伴近3,500家。

2021科锐国际全球服务网络